木从今夜白

越知心,越致命。

【楼诚】夜行者的谎言  第四章

架空/现代/卧底/刑侦/罪案

是个AU

——————正文——————


【第四章】


阿诚泡好一杯咖啡,用小蝶拖着,从厨房出来。明楼不在沙发上,阿诚转身去了书房。


明楼正坐在书桌前,摆弄着手里的权限卡,见阿诚进来,就拉了把椅子到自己旁边,让他坐。


阿诚把咖啡放在明楼面前,让大哥趁热喝,自己也坐下来。


明楼端起咖啡,刚看了一眼,忽然转回头看向阿诚,目光中凌厉带了点惊异,还有一些谁都看不懂的东西。阿诚看着心里一动,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冲咖啡的时候,用奶泡做了个拉花。


阿诚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咖啡厅做咖啡的时候大多会做一个拉花,有不少是心形的,阿诚觉得精致,就学来了,自己泡咖啡的时候也时常做一个。刚才给明楼泡咖啡的时候,他就做了一个心形的,白白地飘在咖啡表面,有一种纯净的美。


阳光透过小窗洒在两个对视着的人的身上,空气似是静止住,两个人隔着一层迷雾看着对方,小屋一片寂静。阿诚眼皮跳了一下,冲明楼一笑:“好看吗?”算是避开了问题的关键。


明楼盯了阿诚一会,也笑了,嘴角一挑,带着点说不清的邪魅的感觉,看得阿诚心里微颤。


明楼把权限卡插进电脑里,屏幕上一顿,弹出了一个了浏览窗口。这个电脑的所有浏览查看记录本来应该都能在总控制中心查到的,不过现在王天风应该已经把近几天的浏览记录替换了。


明楼此时正对着阿诚,眼睛里射出点深邃的光,阿诚看得有些茫然。他以前总觉得大哥的眼睛好看,却很少看到里面表达出来的情绪,两年的分别后,再一次注视这双眼睛,竟感觉有些生疏,感觉里面添了些自己看不懂的东西。他忽然就有点不敢和眼前此人对视。


明楼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缓缓开口:“这次的任务,其实不仅仅是你收到的那个指令。”


这个阿诚清楚。指令的发布方式、时间、密码都太匪夷所思了。


“真正的任务,在四五天以后开始,但是我这两天就要走。”明楼一边说着,一边看阿诚的表情。对方一脸严肃,眉头紧锁,尽管已经长大成人了,但明楼看着他,还是总能看出他表情中的一点点稚嫩,或是嘴角荡漾开的一个笑,或是眉眼间肌肉转瞬即逝的舒张变化。


就好像还是那个几年前那个拉着自己的手的孩子。


那时候明楼和阿诚一起上高中,学校里流行一款桌游“天黑请闭眼”,初来时阿诚不会玩,就坐在明楼旁边看着他和其他人一起玩。明楼发言的时候喜欢握着阿诚的小手,有的时候还转回头冲阿诚笑一下,阿诚就能明白明楼发言中的深意。阿诚记得所有游戏角色里大哥玩得最好的是杀手,可是最喜欢的却是警察,阿诚当时不懂明楼为什么不喜欢抽到杀手牌,只觉得大概因为明楼不喜欢欺骗身边的人,长大后才发现,其实不去做能做得最好的事,更是一种隐藏。后来高中毕业,曾经身边的人离离散散,再也凑不齐一桌游戏,但是明楼平时和阿诚交流的时候,依然喜欢用游戏里的手势和暗语,那像是记录他们的高中生活的一个标志,告诉他们,那些相互依靠的日子,从未远去。


明楼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放在桌上:“这是敌方犯罪组织的全部资料,这几天你看一下。真正行动前,我还会在通讯器里联系你。我……该走了。”


他起身,穿好外套,看一眼桌上的咖啡,莫名有点不舍得喝。


举杯,一饮而尽。


“走了。”明楼转动门把手,回头道。


“嗯。”阿诚看着屋门缓缓合上。


明楼走后,阴雨三日不晴。


第四天上午,阿诚在客厅看资料,隐约听到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阿诚警觉,迅速收起资料,放进旁边的抽屉,钥匙插进去一拧,上了锁。他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


王天风。


阿诚看着锁眼连转两圈,门开了。


“你好,”王天风不冷不热地伸出手:“王天风。”


“合作愉快。”阿诚微笑:“我是明诚。”


王天风一歪头,看一眼只放了一杯水的茶几,嘴角一挑:“你太敏感了。”


阿诚看着他:“王先生有什么事吗?”


王天风冷笑:“不是我有事,是你有事。”


“你该走了。”


行动指令:在第八编队警戒区内发现一犯罪团伙窝点,地点系一白色双层别墅。目前犯罪团伙控制了3名人质,要求谈判。由于目前没有能及时赶到现场的谈判专家,特派保密侦查组组员、犯罪心理研究员明诚前往进行初步谈判。


阿诚是跟着第八编队一起前往案发地点的。虽然这只是一次为他进入犯罪团伙铺路的假谈判,但是案发点附近的埋伏必不可少。王天风和阿诚同乘一辆车,王天风坐在前座,一言不发,树枝的空隙间透下来的光照在他脸上,忽明忽暗。阿诚坐在后座,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物,也一言不发。


明台大概就在后面那几辆编队的车里,但不能见他,阿诚想。


大姐大概正在集团办公室里,说不定还在为他们仨人生气和担心,阿诚想。


大哥应该正在国侦局的办公室,等待任务的启动,阿诚想。


不经意间,脑中又浮现出明楼笑着的样子,一个眼神,如此致命。


不知道下次再看到那个笑容会是什么时候了,阿诚心里微微抽搐了一下,他连忙收回目光,想着一会就要开始的任务。


好像心里并不紧张,却是有点……茫然若失。


车子猛地一停,司机说,到了。


王天风坐着没动。阿诚戴上通讯器,试信号。


王天风头也没回,一字一顿地说:“混进去以后,别忘了摘。”


“不劳您费心。”阿诚语气柔和而平静,听不出任何情感。


信号通了,通讯器里传来明楼低沉而急促的声音:“各小组开始进行行动准备。”


阿诚开门下车。这里距离案发地还有将近两公里,剩下的路需要一切准备完毕后,再单独由人开车送他过去。


周围一片寂静,阿诚只看到洒落林间的,斑斑点点的光。


——————TBC——————


备考缓更。

笔芯所有爱楼诚的姑娘(^~^)




所谓【官宣】

图源 @shann_
如图她和C的聊天记录……
话不多说自己领会ʘᴗʘ

无论看了多少刀子都能在现实生活中甜回来的感觉真好👌
(来自被齁死的CL粉头😂)

【楼诚】夜行者的谎言  第三章

架空/现代/卧底/刑侦/罪案

——————正文——————

【第三章】

晌午,阿诚的通讯器收到一条密码指令。

密码是保密侦查组的通用密码,阿诚翻译出来,大意是“中央行动编队第八编队近日执行任务时,疑似编队机密信息泄露,特邀保密侦查组组员明诚作为行为分析顾问,辅助调查组调查。”

阿诚皱了皱眉,明明是组织内部的合作任务,为什么以这么隐秘的方式发布?

阿诚戴上通讯器,更衣,下楼,开车去了国侦局。

车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点小雨,天空灰蒙蒙的。路过一条街道的时候,阿诚不自觉地往窗外看了看。

一个路灯。他们初遇的地方。



国侦局顶层的办公室里,明楼把朱徽茵的网络追踪报告最后看了一遍,末了交还给她,让她再去复印一份,记牢。

“我也参加行动?”朱徽茵的确没想到。

“对,配合行动。你明天就以被国侦局追查犯罪事实的名义潜入0076组织,阿诚需要人配合的时候,照应一下。”

明楼终究没敢把最坏的情况说出口,但他心里清楚,这一次任务,将会是一次刀尖上的舞蹈。可是没有别的选择,自从他们选择了这个行业,就不会再有那么多选择,关于离合,关于生死。

估计他快到了吧,明楼看向实时监控显示屏,一辆车正驶入底下停车库。

他又看了一眼朱徽茵,小姑娘冲他点了点头。明楼把桌上的一个联络器揣在兜里,转身,下楼。



阿诚一路上都在想见到明楼要怎么称呼。以前叫大哥叫惯了,现在再这样叫明显不合适,思虑很久,他决定叫“明长官”。带点官僚主义的挑逗,明楼听了却又无从反驳,等电梯的时候,阿诚想着明楼听后的反应,一边缓缓踱步,一边不自觉地笑了。

电梯门打开,阿诚正准备走进去,一抬眼,却被电梯里正朝他笑的明楼吓了一跳。“大……明长官……”阿诚心猛地一跳,把刚才的镇定全都跳没了,脸一红,他不太敢直视明楼的眼睛。

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是输给了他,何况是输给了他的一个笑,阿诚苦笑,心里暗暗想着自己太容易被外界感染,是心理不成熟的表现。

明楼从兜里掏出通讯器扔给阿诚,阿诚单手接住,揣在自己兜里。这种通讯器只有在必要且无信号监控器的情况下可以使用,否则只能完成录音、录像等简单功能。

“走,上车。”明楼表情渐渐严肃,迈步向停车场走去。

“大哥也要去吗?”阿诚跟上去问。

“嗯。”声音很低,然后又补上一句:“和你一起。”



大雨中,一辆车开进了第八编队大门。门口的警卫看了一眼车牌号,没拦。

阿诚撑开伞,举过明楼头顶。明楼回头看他一眼,忽然发现阿诚已经长高了,几年前阿诚给明楼撑伞还要微微踮起脚尖,现在两个人一同站在伞下,竟几乎分不出来高矮。

明楼心里颤了一下,回转头,面不改色地往编队大楼里走。

王天风在监控室里盯着花花绿绿一整墙的监控,看到明楼和阿诚这一幕,眼里忽地有点湿。他又看了屏幕上明楼和阿诚的背影一眼,关了显示屏,走出监控室,锁了门。

以前他只道明楼婆婆妈妈拖泥带水只适合作个大少爷,却料不到这一步棋他竟把阿诚放了出来,也不知他是真的不怕阿诚出事,还是只肯相信阿诚一人。

毕竟,这是一步有去无回的棋,走下去不知道要赔上多少侦查人员的命,可如若不走,就会牺牲更多的平民百姓。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明楼,这是你的路,一旦踏上,就不能回头。



王天风给明楼和阿诚安排了一间双人宿舍。宿舍不小,两个卧室,一个厨房,一个客厅,一个书房。书房里有个电脑,通过权限认证就可以调到编队所有的监控。阿诚在书房放下东西,转身去了厨房。

经过客厅的时候,阿诚看到明楼和王天风坐在沙发上,相对无言,眼睛里却都有足以杀人的寒意。

王天风盯着阿诚进了厨房后,低声对明楼说:“以前没见过明长官对一个新人这么信任啊。”

明楼盯着他:“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了,王队长也见证了,明知故问,没什么意思。”

两个人是高中同学,同窗的时候一个是光鲜亮丽的明家大少爷,一个是每天看着别人都不得劲的穷学生,敌意本就藏不住,更何况在成绩上两个人还不相上下,王天风看明楼的的眼神,都很容易让别的同学误以为他下一秒就要动手掐了明楼。

王天风冷笑:“你看得懂形势,看得懂人,可不一定能看得懂感情。汪曼春在这件事里本来就是你的拦路虎,你却还把他塞进来,婆婆妈妈,拖泥带水,我要是你的上级,早就把你剁了。”

明楼也笑:“可惜王队长不是我的上级,我的情感问题也不劳王队长操心。我们明家向来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王队长还是管好自己的人,别让自己队里杂草丛生。”最后一句说得意味深长,说完后明楼不再说话,摆明是送客。

王天风嘴角一挑:“好啊,那我也要看看明长官准备怎么养自己的牡丹。”说完,从兜里掏出视频监控的权限卡,放在茶几上,转身出门。

明楼拿起权限卡,进了书房。书房里没有监控探头,明楼揭开权限卡的外膜,取出里面的一个小纸卷,展开,上面画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

它的意思是:确认无误,行动正式开始。

——————TBC——————

忍不住在这里记一对现实生活中的cp

(下面说的所有都是真!人!真!事!)

——————
L是我班一男生,高个,戴眼镜,大长腿(语文老师官方评价),体委,原形体课代表(???)数学课代表,数学好,经常故意用尖尖的声音说话/撒娇(恕我不知道怎么具体描述),特别容易脸红。

曾经在课上嗲声嗲气地问生物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导致生物老师当场脸红并岔开话题。

没表情的时候好像很严肃,然而当他开始用那种声音说话的时候,你发现你的世界观崩塌了。

书法不错,字体属于那种洒脱苍劲型。

——————

C是我班另一男生,同样高个,方脸(大概是),班长,数学课代表,说话声音低且稳(且小),大概属于稳重的那种???

字体是那种方方正正很俊秀的字体,说实话我现在还觉得那是女生字体(对不起……

——————

所以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先说入坑作。

某日英语课演一个简易话剧(简易到基本只说词那种),故事情节是一个男导游带一个女游客在游乐园玩的沙雕故事。C演男导游,L演女游客并全程嗲音……(是的这是我们英语老师选的角)

说实话前半段我没怎么看,然后忽然就听到C说了一句“or hold my hand”,我去那一秒我惊了!当时L靠在讲台旁边,C就握着L的手,向L靠近了一步,然后含情脉脉地说了那句台词……

那句台词大概说的是如果做过山车害怕的话就叫出来或者hold my hand(说实话这里英文真的更有意境),然后我土拨鼠尖叫……

这大概就是莫名其妙被甩入一个cp坑底的感觉吧……
【墙头的诞生】

——————

日常
1
C坐在L后面,有一次C从L座位旁边经过的时候,扶了一下L的书包,说了声“傻子……”。

行吧我炸成烟花了。

2
前几天考完试所有人回行政班,L数学综合题都做对了,结果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题没满分。数学老师表示很想踹他一脚,然后就在那个时候C在后面眯着眼抿着嘴看着L……

3
前几天考试的时候,一个女同学去某考场找另一个女同学,然后看到CL在考场里亲密地交谈……

4(2018.10.13补)
C和L的签字笔和套尺都是同款……
(诶我的cp又“巧合”了?)

5(2018.10.13补)
今天中午的时候一群人在教室后面纠缠(……)
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变成了C和L两个人的纠缠……
然后C做俯卧撑的时候L直接坐在了C背上……

逆了逆了逆了……
(被强行拽入了LC?)

6(2018.10.26补)
今天物理课,CL二位(他俩座位在教室后面,左右邻桌)上课聊天(tan qing shuo ai),然后物理老师看到了就说“你们两个在后面干什么呢?”

作为一个cp党,我当时就笑炸了,然而物理老师让L站一会,后来又让他坐下的时候,L说:“老师我不能坐下,我一坐下就想和他搞……”

然后教室里掌声雷动,没错,那是CL的cp党们爆炸的声音。

哦我是不是应该说一下他们俩好像经常上课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说话,下课还经常搂搂抱抱什么的……

——————
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CP真甜,且磕且爬墙。
以上。
(新糖会补在日常里面)

【楼诚】夜行者的谎言 第二章

架空/现代/卧底/刑侦/罪案
(微台丽)

——————正文——————

【第二章】

任务完成后,阿诚花了几天时间,做了证据的梳理解析和结案报告。

明楼把阿诚安排在了一个公寓里。在结案报告提交之前,任务还未真正结束,保密条例规定执行者暂时不能和其他人有太多接触。

深夜,阿诚辗转反侧,脑中总是闪起近几年的各种人各种事,挥之不去。难眠之际,阿诚来到窗边,撩开窗帘。外面一片灯火阑珊,街道上却并无几辆车经过。阿诚盯着路边的街灯,出了神。

十岁的时候,他还在上学,继母待他如同仇人,同学看到他的伤口,也纷纷火上浇油地嘲笑,那伤口便一点点从身体上的变为精神上的。阿诚本不是逆来顺受之人,可他更不愿把自己的伤口给别人看,更何况,根本无人会看。

那时他时常深夜不归。继母睡得晚,他只好回去得更晚,第二天再早早溜出家门。深夜中,他喜欢坐在一盏明亮的路灯下,他似乎能感觉到那一片灯光的温暖,像是他的世界里唯一的一点微光。

后来,一个人走过来,抱住了他。

阿诚抬起头,灯光在那人脸旁染上一层光晕。

阿诚看到了自己的太阳。

/再一次提起笔 再次想起你/
/心里的叹息 变成雨/
/黑夜静默如迷 /
/繁星如梦/
/灯火如你 /
/好多事 来不及/
/好多人相遇 分离/
/好多话都藏在心里/
/好多年匆匆过去/
/我和你 就像手和手语/
/就像倔强的风筝 追着风去/
/逆着光 迎着雨/



太阳的光芒在云层之间时隐时现,不再那么刺眼,老叶在阵阵微风之中斩断了自己与细枝最后一丝的牵连,一片橙红飘散在地。盛夏已去,正是初秋。

阿诚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店门前停了下来。

掏出手机,手指在拨号键盘上停留了许久,最终还是点开了短信页面。

“在吗?”

关掉手机屏幕那一刹,铃声响了起来。

阿诚嘴角微微向上一弯,眼中有藏不住的笑意,一闪一闪。

“嗯?”是他的声音,低沉,稳重,魅力夹杂在一字一句之中。

“嗯。”阿诚答:“所有证据和材料都已经移交给特审处了。”

特审处,即特别案件审判处,由中央审判总部直接管辖,负责审理涉及机密,不便公开的大型案件,所有工作人员和案件信息属于机密,皆不外传。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明楼似是想着什么,半晌,他的声音混入了些许温柔,再次传来:“在哪呢?”

“国侦居附近的咖啡屋。”阿诚仰头看了看店名,答到:“Romantic Games。”



咖啡屋里正放着《克罗地亚狂想曲》,阿诚坐在窗边的小桌旁,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行人在眼前匆匆走过。

自从学了犯罪心理以来,阿诚添了一个喜欢观察别人的毛病。留学的时候,他的行为分析是所有的项目里得分最高的,全校闻名。阿诚知道不该把工作带到日常生活里,可那是一种本能,本能到有的时候观察一个人很久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落地窗外站了一个人,体型瘦弱,微微有些驼背,灰色的长衣,暗黄色的围巾,背对着阿诚。

像是个知识分子,又不太像,阿诚想。直到那人向微微转身,阿诚下意识地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形象,随后才意识到现在自己已经不在执行任务了。

那人没有回头,而是向咖啡屋门口的方向走去。
阿诚有些失神,抿了一口咖啡,微凉。

不一会,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先生,您的信。”

阿诚接过来,白色的信笺,外面没写一个字。阿诚嘴角已有笑意,他拆开信,读毕,揣在怀里,结账,离开。



保密侦查组的工作处设在国家侦查局的顶部,17层和18层,从外观看和其他楼层毫无差异,实则只有通过身份检测才能进入。

阿诚开着车进入了国侦局的地下停车场。车窗和前后挡风玻璃都贴了膜,从外面基本看不出车里的人。

入口处有人脸识别器,阿诚打开车窗,绿灯,识别成功,准许通过。

走进电梯,17、18层的按钮需要指纹验证。阿诚按下指纹,电梯上升。

保密侦查组的办公室在18层。电梯门徐徐打开,阿诚呼吸略有些急促。

明楼就在电梯门旁。他手向走廊一伸,眉眼间的笑意竟还带着些顽皮:“明先生啊,请。”

阿诚心里一舒,回敬他:“和明长官相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明长官这样迎接别人。”

明楼眉头一挑:“哪有,明先生误会了,这只是历来保密侦查租欢迎新组员的方式,本人也是迫不得已。”

阿诚嘴角一扬,说道:“明长官这样的说话腔调,更像是官场上的老手。”

明楼心想这孩子几年不见,翅膀骨倒是硬了,又说:“明先生第一次来国侦局就行走自如,毫不陌生,倒像是个偷盗的老手。”

阿诚听出明楼刚才看了他从停车场上来的监控,脸上微红,竟有一秒没说出话,末了看着明楼,挤出句:“明长官……”

明楼打断了他的话,盯着阿诚,意味深长地说了声:“明先生。”

二人相视一笑,朝走廊尽头走去。



傍晚,第八编队宿舍楼里,明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记挂着几个人。

大姐,大哥,阿诚哥,还有……今天刚见到的那个女孩。

于曼丽。

今天编队内c组和d组合并,明台一眼就看到了原d组里那个女孩,清澈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孤零零地站在人群里,即使面无表情,眼睛里仍像有点点星光。

那一秒,明台愣住了,他自小被明家收养,生活富裕,各种美人见过不少,却第一次有人能让他如此失神。

却不料自己的眼神被她察觉,顷刻间拳脚袭来。明台不想还手,只简单地防御,最终还是没招架住,被打倒在地。

明台勉强抬头看向她,却见她站回队伍里,眉头微微一皱,看得人心疼。明台心里的火,也顷刻间散了。

后来才知道,她叫于曼丽,来编队五年,和队友说话,没超过十句。

当晚,明台彻夜未眠。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
/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
/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
/曾空独眠的日子/

——————TBC——————

歌词本:《如河》《追梦人》

想了很久还是把副线台丽加进来了,后续大概还会带上风镜,单纯地想让一家子人能大团圆~

给各位笔芯❤

【楼诚】夜行者的谎言 第一章

架空/现代/卧底/刑侦/罪案

☞新坑,楼诚主线,伪装者全员友情出场。
☞大概是一个明楼和阿诚一起潜伏在黑暗中追寻光明,寒冷的时候互相温暖,用爱守护对方的故事。(情感线发展参考原剧)
☞架空设定,不影射任何历史和现实。

——————正文——————

【第一章】

脚步声由远及近。

阿诚腕上的铁链发出些微难以察觉的声响,随即消失在黑暗中。

一整天了,他终于来了。

或者说一整年了。

一年前阿诚潜入这个犯罪组织,一年的时间把所有犯罪证据收集得十之有九,一年后的今天,就只差证据链条的最后一环。

门锁转动的声音。

刹那间,一束强光照进黑暗已久的小屋里,阿诚被晃得闭了闭眼睛。

声音逐渐靠近,随之而来的,还有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那人的声音凶狠,还带着些挑逗的笑意:“马上就要永别了,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脚步停下,留下一片苍白的寂静。

阿诚侧对着那人,余光扫到他手里的枪。

那人看到阿诚脸上滑下的泪,却没看到黑暗中的铁链正一点点松动。

阿诚声音颤抖,无奈,悔恨,只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问的是他和他的上线。这是需要收集的最后一个证据,为此,阿诚在黑暗里待了一整天,思考如何演好这场戏。耳中的多功能通讯器正准备着记录这关键的时刻。

那人静了一瞬,随后一声冷笑,声音愈加戏谑:“我五年前就认识了她,当时就已经结为夫妻,在她手下做了五年事,就你那点感情,怎么比得了。”

他慢慢凑近阿诚,声音渐渐低下来:“你啊,执念太深,不如让我帮你做个了结。”

那人缓缓举枪,眼中的全然无法隐藏的杀气,被阿诚清楚得看在眼里。

时机已到,通讯器中的录音装置已经记录下了一切,不能再犹豫。

铁链迅速从腕上滑落,阿诚右手迅速卡住那人持枪的手腕,使劲一拧,枪掉在地上。那人始料未及,痛得一转身,阿诚顺势掰过他的左肩,将他按倒在地上。那人欲转身反抗,被阿诚一手刀击晕在地。

阿诚拾起地上的枪,核查后插在腰间。取出耳中的通讯器,打开信号开关,放回耳中,几秒后信号接通。

刹那间整个楼中警报急鸣。同时,通讯器里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汇报情况。”

短短四个字,是他的声音。

阿诚心中有一秒的恍惚,这个声音,好久没听到了。

他抑住心中的激动,快速说道:“我的位置是三层东侧,对方离我最近的人至少三十秒到我这里。一层西侧有一个后门,适合突破。对方基本已经撤走了这个联络点的一半火力,所以攻取比较容易,建议2-3人从西侧楼梯上来与我汇合,其余人实施抓捕,收集证据。”

一瞬的沉默,阿诚明白是两个人想到一块去了。随后联络器中传来低沉坚决的声音:“按计划实施抓捕和搜证,行动。”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小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进进出出的是押送官和带着手铐的犯罪分子、搜证的人和忙着做笔录的人。没有人注意到阿诚从后门出来向不远处的一辆车窗里张望。

他在刚才和犯罪分子的冲突中受了伤。是子弹的擦伤,在右肩上。仅是皮外伤,刚才还不觉的痛,现在血渐渐渗出来,才觉出刺痛。他咬了咬牙,没吭声。

阿诚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伤,可又忍不住向他的方向看去。两年未见,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车门开了,明楼从副驾上下来,撑开一把大伞,朝着阿诚走来。

一滴雨水在灰色的伞面上荡开,他走近了,仍似以往,温润如玉,但阿诚看出了他眼中多出的那一丝复杂,大概是这两年的时光烙下的痕迹。

头顶的雨小了。他为他遮住了雨。

明楼望向阿诚衣服上渗出的一缕血红,眉头皱了皱。怎么那么不知道爱惜自己。

他悄然握住阿诚的一只手,阿诚借着那只手助力,二人慢慢向车的方向走去。

在那只手中,阿诚抚到了强劲的力道,和一丝深藏其中的温柔。

/借我温暖的脉搏/

/哪怕荒凉沼泽/

/借我双手可以握/

/任风雪 心头落/



车门关上,暖气渐渐填满整个驾驶室,明楼在急救箱里翻出绷带和药水,阿诚看着他,没说话。

明楼伸手要来解阿诚的衣服,阿诚左手扣住明楼的手腕,低声说:“大哥。”

明楼抬眼看他一眼,眼神里有命令与劝慰。阿诚松开了手。

“这两年过得还好吗?”明楼一边给阿诚消毒,一边问。碘酒触到擦伤的皮肤上,阿诚“嘶”了一声,明楼手上又缓了些。

三年前的这个季节,明楼在保密侦查学院毕业完成了学习,准备迎接毕业考试,。保密侦查学院的毕业考试更像是一个入职演练,学生们分别被安排执行不同的任务,执行时间短则数月长则一年,且都是单人执行,孤军奋战。这样的实战任务在校期间也曾有过,晚明楼两届的阿诚每次都会找足各种理由跟着明楼一起去,这一次却要明楼一个人去面对一切,阿诚虽不担心明楼的能力,却担心他心里孤单。同年,阿诚被保密侦查学院派往国外研习犯罪心理,一年后明楼曾在毕业考结束后去看过他一次,再后来的一年,两人便再无联络。音信不通是这一行的常事,明楼和阿诚也不以通信为求,只盼对方能平安喜乐。

阿诚在国外留学两年回国后,也接受了学院的毕业考试。不久前自己还困于其中的那座不起眼的小楼,记下了阿诚一年的潜伏与隐藏,也被阿诚用各种证据记录仪器,将每一个可疑的角落,记录的清清楚楚。

两年了,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大哥,”阿诚忽然开口,声音略有颤抖,刚才不敢说出的话似失控疯涨的河水忽地溢了出来,“我想你了。”

明楼抬起头,笑意从他的脸上骤然闪过。他脱下自己的风衣,盖在阿诚身上,语气温和舒缓:“能平平安安,就好。”

平平安安,就好。

平平安安,何其难。

/等风雪吹过/

/留我冰霜一朵 /

/让我/

/记得世界寒冷 /

/但你温热如河/

——————TBC——————

歌词本:《如河》

再bb点,这一段的感情线对应到原剧里大概是阿诚刚从伏龙芝回来那会,两个人真正的合作才刚刚开始,情感也是越来越深的。在我的理解里,这个时候阿诚对明楼的认识还是暖心的“大哥”更多一点,毕竟是明楼和大姐把阿诚从桂姨那救出来的,所以要日久生情~嗯大概就这样。

ps:更新真的不规律,提前道歉。

【魏巍】星星点灯

【心理罪】【魏巍单人向】星星点灯

昨夜刮了好大的风。

清晨,魏巍推开窗子,一股冷风灌进了屋子,有些刺骨,但是清爽怡人,像极了此时的布满了白云的蓝天。

好久没有这么好的天气了。

入秋了,天气在一点点转凉,一个人的屋子,终究藏不住寂寞。

忽然很想出去走走。

“城市之光”案结束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方木一面。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告诉自己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忘了那些人和事吧,生活还会继续。

可她做不到。

学了这么多年心理,终于还是没能逃过给自己的诊断。

孙普,江亚,方木,……哪怕仅仅是念起他们的姓名,魏巍还是会心神不宁,何况那一张张面孔时不时就会浮现脑中,告诉她,你不是普通人,自从遇到孙普的那一刻起,你就再也不可能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

每天待在家,几盒方便面和速冻食品度日,甚至不想踏出家门。她躲避外面的世界,就像在躲避一个巨大的漩涡,她害怕,一旦踏入,就再也不会有回旋的余地。

今天却萌生了出去散步的想法,魏巍发现,连她自己,都看不懂自己的心了。

披上外衣,罩上一个医用口罩,她缓缓推开了门。

门前地面上,有一个信封。

拾起来,拆开。几管药,和一张卡片。

卡片上是一个地址。字迹清俊挺拔,是他的字。

和他的地址。

起风了。

自己做过的事,以前遇到过的人,终是躲不过,也不能躲。

曾经的我,年少轻狂,当年犯下的错,我用整个余生去补。

我曾以无数鲜血点燃那缕光,后来又以人命为偿,将它熄灭。

这城市里还有无数黑暗的地方,我曾想要毁了它们,现在,我要亲手把那些人照亮。

城市之光。
————————end————————
前两天北京降温,在小区楼下溜达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魏巍。

《心理罪》里的每一个人,比起其他小说,都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可能是真实感吧,总感觉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方木,米楠,邰伟,魏巍,真的存在。

所以顺手写了一篇。lof上基本找不到写魏巍的,大概是因为有很多书粉都没有看到《两生花》番外。

单纯不想让魏巍就那样死了,总觉得如果她当年认识的不是孙普而是方木,大概会是一个和方木一样点亮整个城市的人吧。

我又多愁善感了😂

伪装者三周年啦~
新年快乐~
第四年里依然爱楼诚❤️

【死亡审判者】计划介绍

关于【死亡审判者】计划
➡一个国产侦探群像计划。
➡侦探们分组以各种cp或团体的形式出场。
➡人物来自多部国产的小说/电影/电视剧/网剧,同一个角色若同时有多种形式出场(比如小说和电视剧),会进行结合或选取其中一种形式。
➡每组作为整个系列的其中一篇,组数不定,篇幅不限长短(看心情)。
➡团体/拉郎/正版cp满天飞,见谅。
➡不定期更新。
➡如果我忽然不更了,可能是有特殊情况没法上lof,提前致歉。

人物出处:
《心理罪》小说&网剧&电影
《法医秦明》网剧
《如果蜗牛有爱情》小说&电视剧
《他来了请闭眼》小说&电视剧
《美人为馅》小说&网剧
《白夜追凶》网剧
《暗黑者》小说&网剧
《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
《明星大侦探》综艺

关于分组:
第一组:方木&秦明&季白(秦方vs季木)(邰伟客串,但我残忍地没给他感情线)
第二组:薄靳言&秦明(西装二人组)(可能会各自带女友出场battle)
第三组:关宏峰&关宏宇&周巡&邰伟(这算是双胞胎cp吧,撒娇那种( ・᷄ ᵌ・᷅ ))
第四组:《唐人街探案2》世界名侦探联盟vs《明星大侦探》nznd组合(正在考虑要不要让nznd黑化一下,毕竟两个组合都是侦探就有点乱了)

以上分组只是现在的初步想法,第一组和第四组肯定会写,二三可能会改,也有可能我会想到新的组合,所以具体人物要看写出来的结果。

大概就这些吧,不说了,滚去写了ʕ̢̣̣̣̣̩̩̩̩·͡˔·ོɁ̡̣̣̣̣̩̩̩̩

重刷明侦收获好大……
法医秦风,你确定?确定不是秦明?
两位同姓侦探是时候battle一下了👌